20年前,打工潮剛開始時,3個來自蘇北農村的小伙,結伴來南京闖盪,花光身上的錢還沒找到合適工作,他們就打起了一家煙酒店的主意。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他們騙開煙酒店的門後,殺死煙酒店女老闆,平分搶來的100多元後,立下誓言永不聯繫,各奔東西。在逃亡生涯中,他們結婚生子,其中一人還成了擁有數百萬資產的服裝廠老闆。另一人則依然窮困潦倒,去年在老家行竊被抓,最終牽出了20年前3人在南京犯下的搶劫殺人案。
  通訊員 王強 現代快報記者 李紹富
  回放
  夜幕下,煙酒店發生搶劫命案
  1994年2月28日深夜,南京浦口泰山鎮一家煙酒店,56歲的女店主劉麗霞像往常一樣,關了店門,在店內睡覺。
  凌晨,有人敲門。店門打開後,門外站著3個看上去20歲左右的年輕人,說要買煙,隨後兩人進了店,另一人則留在了店外。進店後,其中一人指著貨架上幾元錢一包的香煙,讓劉麗霞拿煙,並掏出10元遞過去。
  就當劉麗霞打開錢箱,準備找錢時,站在旁邊的另一人,突然掏出鋼管,狠狠地朝她後腦砸去。劉麗霞倒在了地上,血從她半灰白的頭髮中涌出來。
  隨後,兩人抓起錢箱內的紙幣和硬幣,又從櫃臺上拿了幾瓶酒和一些小食品,招呼在門口望風的同伙,3個黑影迅速消失在街頭。
  第二天上午,有市民發現煙酒店的異常,跑到派出所報了警。警方調查後,發現劉麗霞因遭遇搶劫,頭部受傷較重,已不治身亡。
  偵查
  上千警民追凶,卷宗半人高
  浦口警方到達現場後,提取到了嫌疑人留下的痕跡。但是,當時是1994年,刑事科學鑒定還不是很發達,嫌疑人留下的痕跡,對案件偵破來說,實在微不足道。
  “這起案件調查的卷宗有半人高。”據曾參與偵查的民警老王介紹,當時在南京市公安局的指揮下,警方調集了大量警力和千餘名民兵,在案發現場附近展開了地毯式的走訪排查。“我們走訪了煙酒店方圓10公里之內的3000多名群眾,走訪地點甚至到了鄰近的安徽部分市縣,大街小巷也張貼了協查傳單,徵集線索。”
  “當時路面沒什麼監控,一直沒有獲得有價值線索,甚至連幾個人作的案都確定不了。”老王回憶,大規模排查持續一個多月後,轉為精幹警力組成的專案組繼續跟進。
  當時這樁搶劫殺人案震驚南京,案發後的20年來,浦口公安局的局長換了一個又一個,每個局長上任後,都把這個案子掛在嘴邊,專案組的民警心情更是沉重。而在這20年裡,只要周邊地區發生類似搶劫案件,民警就試圖發現串並線索,可一直都沒實質性進展。
  轉機
  去年5月中旬的一天,專案組民警通過警務平臺發現,幾天前徐州警方破獲了一起盜竊案件,其中一個嫌疑人的特征居然與1994年浦口搶劫殺人案的特征相同。得知此消息後,南京警方立即趕到徐州,並對嫌疑人牛二(化名)進行突審。
  面對民警審問,牛二並不承認自己在南京犯下了命案。不過,專案組民警發現,他在回答問題時,眼神慌亂,前言不搭後語。
  後來,在民警多次審問下,他終於低下了頭,交代了自己伙同張蒙、劉延(均為化名)在南京傷人搶劫的事實。據他交代,1994年春節後,3人從徐州來南京浦口,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。
  當年2月下旬的一天,他到劉麗霞的煙酒店買香煙,發現煙酒店只有她一個人看守,而擺在櫃臺旁的錢箱有大堆鈔票。後來,眼看身上的錢快花完了,他想到了劉麗霞的煙酒店。三人商議後,就選了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到煙酒店打劫。
  據牛二交代,當晚,張蒙則是在店外望風,他就是掏錢買香煙的人,劉延則負責用鋼管打女老闆。當時他們以為只是把劉麗霞打暈了,就拿了店里的錢和煙酒等物品後,迅速逃離現場。當天凌晨,3人跑到距離案發現場幾公裡外後,平分了搶來的100多元錢,並就著搶來的白酒和小食品,算是最後一次聚餐。結束後,3人約定各奔東西,並立下誓言,今後互不聯繫。
  牛二落網後,警方很快抓獲了張蒙,並通過大量的調查走訪,終於在今年2月13日,將劉延抓獲。
  而他們3人的家人,面對突然前來抓人的民警,第一反應都是警方搞錯了,還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或父親是個逃亡了20年的殺人犯。
  一件盜竊案牽出20年前凶手
  逃亡生涯
  有人成身家數百萬老闆,有人還乾著盜竊勾當
  牛二:
  生活窮困 盜竊被抓
  1994年搶劫浦口煙酒店時,牛二等3人都只有20歲左右。當晚,3人分開後,牛二回到暫住的小旅館,簡單收拾行李後,連夜趕往徐州老家。
  回家後,因文化程度低,加上擔心搶劫的事被人知道,他再也不敢外出了,只好一直獃在老家。後來,在親戚的介紹下,跟鄰村的一個姑娘結了婚,並有了一雙兒女。
  因文化程度太低,又沒什麼手藝,牛二一家生活一直很貧窮。而張蒙在外逃亡幾年後回到老家,已經一副老闆模樣。得知牛二的狀況後,很講義氣的他,打破了當年互不聯繫的誓言,主動為他提供經濟上的幫助。
  不過,張蒙每次回家後外出,都沒帶牛二的意思。而牛二也明白他的顧慮,也從來沒提出讓他帶著自己出來,所以他一直不知道張蒙這些年在外做什麼,只是聽別人說,他在外地辦廠,當了老闆。
  張蒙:
  從凶手變成 資產數百萬的老闆
  當辦案民警趕到張蒙所在的浙江某地時,發現他已成了一個來料加工的服裝店老闆,手下有員工近百人,資產數百萬。
  當民警出現在張蒙的辦公室後,正在跟客戶談生意的他,先是一愣,後來很快反應過來,將客戶送走後,請求民警給他半個小時時間,讓他跟服裝廠的其他管理層交接,並跟妻兒等人簡單告別後,主動伸出了雙手,戴上手銬,坐進了警車。
  據張蒙交代,此前他們3人只是商量把人打暈後搶錢,他負責望風,不知劉延下手那麼重,把人給打死了。後來他拿著分到的錢,逃到了浙江,併在一家服裝廠上班了。從學徒做起,經過10多年的打拼後,終於當起了老闆,成家立業了。而最近幾年,服裝廠生意越做越大,資產達到了數百萬。
  “這些年來,經常做夢都夢到警察把自己抓起來了,外出辦事,看到警車和警察都害怕,能不外出就不外出。”張蒙稱,雖然他不知煙酒店老闆因他們搶劫已死亡了,但心裡一直都不安,整天生活在惶恐中。
  劉延:
  孩子上學 父親一欄填別人名
  因3人當時立下誓言互不聯繫,所以對劉延的去向,另外兩人都不知道。後來,民警查閱了劉延所在派出所上萬份戶籍資料後,終於發現了一個線索,劉延藏在了徐州一個縣的一家鋼材企業打工,這20年的時間,很少回家。擔心被民警發現,他兒子要上學時,父親信息一欄,他都沒敢填自己的名字,而是填了他表哥的名字。
  今年2月13日晚,當劉延與妻兒一起,準備吃晚飯時,被突然出現的民警抓獲。
  劉延稱,去年6月份,他偶然得知牛二和張蒙因20年前在南京搶劫殺人落網後,他就像驚弓之鳥,每天都做惡夢,幾乎沒睡過一晚安穩覺。“這下終於踏實了,不知道我還能有機會作為父親,參加兒子的婚禮不?”被民警帶著時,他望著身高比他還高的兒子,直搖頭嘆息。
  兩問
  過了20年
  是否還追究刑事責任?
  根據我國刑法規定,一般的犯罪,法定最高刑為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,經過15年,不再追訴。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、死刑的,經過20年後,相關的機關不再追訴,如果認為必須追訴的,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。
  不過,刑法同時規定,無論什麼樣的刑事案件,如果犯罪案件在人民檢察院、公安機關、國家安全機關已經立案偵查,或者人民法院已經受理了案件,犯罪嫌疑人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,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。
  因為劉延等人當年已經被警方立案偵查,所以無論過了多少年,他們3人都無法逃脫法律的懲罰。
  20年沒犯罪的兩人
  是否可從輕處罰?
  據江蘇熙典律師事務所朱曉峰律師介紹,依據我國刑法規定,類似劉延這樣的案件,犯罪嫌疑人犯事後,潛逃多年,一直未有新的違法犯罪行為,雖然當年所犯案件情節惡劣,社會危害性大,但潛逃這麼多年,對社會沒有新的危害,在審判時,具有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。雖然劉延是主要嫌犯,處罰相對要重,但不影響酌定從輕的情節認定。
  而對後來又犯事的牛二,雖然他不是主要嫌犯,但在審判時,刑期可能會加重,屬於數罪並罰,而且不具備酌定從輕的情節。
(編輯:SN048)
創作者介紹

Oh!Shoot!

bwsbimse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